Month: December 2019

我的2019年的几个关键词

今年是我到上海工作的第二年。来我司工作以后,生活就单调了许多,晚上和双休的个人时间成了奢侈。每天只有回家以后,夜深人静的几个小时,能享受一刻属于自己的时间。想要做的很多事情都变得半途而废,可能人生就是一场半途而废。很久没有认真写过一篇博客了,我整理了一下今年的几个关键词。

台湾

台湾是今年劳动节的时候去的。我们去了垦丁和高雄。

在去台湾以前,我几乎去了所有华人为主的国家和地区,包括新加坡,马来西亚的槟城和吉隆坡,香港,澳门。 所以我是很期待台湾之行的。引用晓松奇谈里讲述台湾的一段话,

这里有大历史碾过的痕迹, 这里有温良恭俭让的人民, 这里保留我们许多的过去, 也预示着著我们的未来,《台湾》

我对台湾的印象也是如此。台湾和香港一样,都是陪伴我成长的一个个符号。台北,周杰伦,101大厦,海角七号,阿里山等等。当我真正踏上这片土地的时候,我想要亲自去感受,触摸这些看似亲切,又未曾谋面的东西。

我们在屏东呆了3天,大部分时间都在垦丁。下飞机以后,因为事先没有包好车,直接打了的士到垦丁。花了我们2200台币(心疼)。在去垦丁的路上,司机很沉默,和印象里健谈的出租车司机不一样,都是我问一句,他答一句。 他和我们讲高雄,讲屏东是一个农业县,讲巴士海峡,在这湾余光中笔下的海峡那头的公路上,我们做着浮生难得的梦。

我们租在垦丁大街旁边的一个民宿里,民宿老板问我们从哪里来,答曰杭州。老板看着大热天穿着衬衫的我,一口台湾腔说道,我们台湾现在很热的啦。热情地帮我们拎着行李到了房间。在不管颜色的前提下,至少我遇到的台湾人给我的印象是,和大陆人没有什么不一样。说一样的语言,喜欢同样的文化。

这是我们在台湾的主要交通工具,摩托车。台湾是一个跑在摩托车上的地方,不管是在大城市高雄,还是在垦丁,大家的主要出行工具都是摩托车。大陆很多大城市都禁摩,其实我很少有机会骑摩托了,不过以前的水平还在。全靠它,让我们在垦丁的三天之旅非常充实。

垦丁的玩法有东线和西线,2个白天+2个晚上我们走完了东西线,去了各个景点,我个人觉得最壮观的是龙磐公园,还有去龙磐公园的那段悬崖边的马路。

 

求婚

今年是和我女朋友在一起的第七个年头了,终于走到了这一步。今年以前一直没有花心思在这上面,10月份去长滩岛旅游以后结婚的同学越来越多了,我们也觉得该提上日程了。于是在女朋友室友结婚的那天下午,我们去了龙之梦和香港广场挑钻戒和戒指。当时看了很多家传统的珠宝店和比较贵的洋牌子,最后决定钻戒在网上订,婚戒在商场里买。

香港拾忆(一)

几个月以来,香港经历了动荡和破坏。作为一个曾经喜欢香港文化,音乐,影视,并切切实实在香港生活过的我来说,这一切是令人惋惜的。

接下去的几篇博文我想记录一下在香港生活、学习的一段日子,就当是记录和回忆。